菊一文字则宗

迷恋与消亡

约花|这是一个爱情故事1

*试水
*我是说,我就摸个虾
*假的写手
*很蠢很接地气
*人是天美的ooc是我的
*ky退散biubiubiu
*接受的话,那么继续?
      整个音乐会都是美妙的,但是于她来说,入了耳的也只有前两首。因为在第三首音乐的伊始,她的心便被其它东西牵走。

      起初只是试探性的触碰,在感受到手被上的点点冰凉后,她不解地别过头,望向一直都不太安分的他。而收到这目光的他则差点紧张得跳起来,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跳动又加快了——正如原本平和的音乐,突然间升了音调,他被吓得兀自挺直了腰杆。
     
      她盯着反应如此可爱的他,感到好笑。
        “冷吗?”她向他做口型,得到的是一个茫然无措的眼神。借着忽明忽暗的灯光,她甚至发现他的眼中,点点星光正不住地跃动。为此她虽然愣了一下,孩子般恶作剧的想法还是如期而至。

      她轻勾唇角,微眯眼睛,略略昂首,轻轻握住那只正渐升温的、微颤的手,缓缓靠近。

      顷刻间,世界仿佛失去声音,不论于他,还是于她。
      他没有避开,任由那道平和的暖意交融了自身紊乱的气息。他坚信自己只是因为好奇而非过度紧张。

      她则不为所动,身体前倾,好似整个人都欲伏到他身上,方才幽幽地开口:“嗯,我是说,你冷吗?”说着还加大了些手上的力道。

  ——瓣磷花的声音和气息便整个弥漫开来,似要充斥整个知觉。轻柔的呼吸依旧有一下没一下地扑打在脸上,就像她本人一样温柔。
     
  这会让他想起那每一个惠风和畅的午后,他时常在一棵翠绿的榆树上休息。那棵树,蓊蓊郁郁的,为他遮阳;树下总有迷路的蝴蝶无心闯入他的梦乡,并且一次又一次,撩拨着他的神经。
      也正是因为蝴蝶,他比谁都清楚,那棵榆树下,充满瓣磷花的荆棘。

——TBC——

有人喜欢的话,我继续?

信白|某龙的心声

      ※内有信花,双狐,雷者肾入
      ※上课的脑洞,娱乐向
      ※因为娱乐,所以ooc极了

      大家好,我是韩信。是千年老妖李太白的基友。
      最近,我遇上了个大麻烦,不仅是因为有个自称水晶猎龙者的大胸长腿的美女姐姐来到了王者峡谷,更重要的是,与我风云多年的好基友,自从捡了只小狐狸后就不理我了。
      哦,好吧,这是两个麻烦。
     
      现在我面前的是那一大一小两张狐狸,很和谐,韩红看了想打人。所以,这是个不太美好的下午。
      我盯着那只褐毛的狐狸有些微微失神。恍惚间,竟越发的觉得好看。
      但是下一秒,我身边的空气极速流动,吹得我二十厘米长的刘海都乱了。我迅速做出反应,挡下了来自一只发情期狐狸所运出的满是粉红泡泡的剑气。
      “李白,你…”变了。
      “喂,狐狸你醒醒,我不许你迷惑除我之外的人!”他厉声对着小狐狸说道,语气中没有任何商量的语气。
      WTF??!
      “喂,李白你醒醒,你直了?!”
      “老子有弯过?”
      看来病的不轻。
       哦不,重点不是这个。再不来你将会失去你可爱的基友!!

       韩信无力地将自己的马尾扎成球,怕被抓住小辫子呢。
     

虽然我产的信花一点也不美味但还是给我张嘴吃安利!!

一些鱼。雅典娜和惇惇定位都是战士坦克,还有战争女神和战争骑士的梗,然后就蜜汁入坑。啊啊依旧冷_(:з」∠)_

在这儿也来发一下_(:з」∠)_超喜欢这两只啦,好想看他们生小狐狸(*/ω\*)